扶某某是“宜昌某药业有限责任公司”的医药代表,在2018年1月到1

简介:   扶某某是“宜昌某药业有限责任公司”的医药代表,在2018年1月到12月期间,也给了李某所在科57.1万元的回扣。

来源:蓝鲸财经  河南省郑州市二七区人民院公开了三份对单位行贿案的起诉书,披露了被告人程某某、杨某某和扶某某向河南省郑州市某医院的科主任李某某行贿。

  其中,程某某的行贿金额最大,给予回扣款共计782.0534万元。

起诉书显示,他并不是医药企业的医药代表,而是郑州市另一家医院的员工,负责向李主任所在的医院销售药品,并且与李主任约定了回扣的比例。

  涉及的品种包括俗称“大杜”和“小杜”的“杜马”,即吉林英联生物生产的磷酸肌酸钠注射液;上市公司康辰药业的独家品种尖吻蝮蛇血凝酶注射液;广州白云山医药集团(简称“白云山”)的独家品种复方双氯芬酸钠注射液,以及其他一大批用药品种。

  其中,尖吻蝮蛇血凝酶注射液(苏灵)是上市公司康辰药业独家品种,也是公司收入的最主要来来源,2020年苏灵的营业收入占康辰药业总营收的约98%。

白云山则在中药、医疗、商业等多板块皆有布局,大众最熟悉的品牌是全资子公司的产品“王老吉”。

  而另外两份起诉书中,某公司的医药代表杨某某向李主任的科室推销盐酸甲氧明注射液,给予回扣款共计42.883万元。

  扶某某是“宜昌某药业有限责任公司”的医药代表,在2018年1月到12月期间,也给了李某所在科57.1万元的回扣。

而从国家药监局查询可知,这两个产品均是宜昌人福药业有限责任公司的独家品种,也是宜昌人福的主营产品,2020年销量分别为690万支和436万支,同比增长约30%和64%。

  医药回扣一直是医疗行业的顽疾,高额回扣使得药企支付较高的销售费用,也进一步导致了药价虚高,浪费了国家医疗基金、加重了患者的负担,同时也助长了社会的不正之风。

  2020年,国家卫健委等部门印发了《2020年纠正医药购销领域和医疗服务中不正之风工作要点的通知》、《2020年医疗行业作风建设工作专项行动方案》,对于医疗纠风工作提出了要求。

其中,对于医务人员接收红包、回扣的查处是纠风的重点。

  给予回扣的人涉嫌对单位行贿罪,接收回扣的人则涉嫌非国家工作人员罪,等待他们的必将是法律的制裁。

  那么,默许医药回扣现象、放任医药代表行贿的药企就可以置身事外了吗?

此前,金诚同达律师事务所高级合伙人干诚忱接受蓝鲸财经记者采访时表示,商业贿赂引发的法律后果是多重的,会触发较高的税务风险和财务风险。

  比如说,药企销售私底下给了医生100万作为商业贿赂,并通过第三方公司开,以咨询费、服务费等名义纳入企业账务。

而这100万其实并不是企业进行生产活动的真实成本,是虚假成本。

企业所得税是按照年终利润来进行计算的,成本高了,企业所得税就少交了。

这在税务上是不合规的,该企业则构成偷税漏税。

  找第三方公司开虚构服务费、咨询费,故意做高成本、降低利润,这已然不仅仅是财务不规范的问题,偷税漏税则应纳税额几倍的罚款,同时虚开需要承担刑事风险。

  一位接近医药企业的人士向蓝鲸财经记者表示,由于商业贿赂所承担的法律风险较高,尤其是已经上市的医药企业还要频频接受监察。

  部分医药企业会采用经销商的模式,譬如市场上可以卖120元的产品,却以80元的价格卖给经销商,给予经销商较高的利润空间。

  不过,随着国家加强对医疗行业的整治和打击,、等多种途径日趋完善,相信这样的不正之风会逐渐被纠正,行业乱象也会日益减少。


以上是文章"

扶某某是“宜昌某药业有限责任公司”的医药代表,在2018年1月到1

"的内容,欢迎阅读哈呀股票网的其它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