眼下动力电池进入中韩大战,而我们有望取得压倒性优势——以宁德时代为

简介: 眼下动力电池进入中韩大战,而我们有望取得压倒性优势——以宁德时代为首,后面集结了一支包括了比亚迪、中创新航、国轩高科、远景动力、蜂巢能源的电池军团,还有万向一二

成立于2011年7月,万向一二三的前身是美国老牌锂电池企业A123。

10年过去,万向一二三已经成为万向集团重要的电池业务板块,电池产品已锁定大众、宝马、奥迪、雷诺、通用、保时捷、戴姆勒奔驰、沃尔沃、捷豹路虎、斯特兰迪斯海外顶级主机厂订单。

这只电池独角兽的崛起,离不开一个响当当的名字——,他是万向集团的缔造者,一代浙商传奇,坐拥五家上市公司。

眼下动力电池进入中韩大战,而我们有望取得压倒性优势——以宁德时代为首,后面集结了一支包括了比亚迪、中创新航、国轩高科、远景动力、蜂巢能源的电池军团,还有万向一二三、辉能科技、卫蓝新能源、欣旺达汽车电子等独角兽赶来。

同样在昨天,另外一笔围绕万向一二三的老股交易也浮出水面。

万向钱潮发布公告称,公司拟受让认购控股股东万向集团持有的万向一二三的3.2亿元注册资本的出资权(对应40亿元)并履行实缴出资义务,其中3.2亿元进入注册资本,36.8亿元进入资本公积。

万向钱潮表示,参与投资万向一二三,意在对能源科技的核心和新能源汽车的核心部件——电池企业进行布局。

公告显示,本次投资完成后,万向钱潮将持有万向一二三10.91%的股权,为公司第二大股东,仅次于万向集团。

万向一二三的故事,要从一家美国锂电池企业说起。

2001年诞生于美国麻省理工学院的A123公司,早在2009年就成功登陆纳斯达克,是美国当时规模最大、技术最先进的锂电池制造商。

但好景不长,2012年3月,A123因电池召回,经营陷入困顿,此时万向集团提出了投资动议。

同年10月,A123向美国破产法院提交了破产申请,并先后引来美国江森自控、德国西门子、日本NEC等企业参与竞标。

完成了收购之后,万向整合了其在国内的动力电池业务,将总部落户于,并更名为“万向一二三股份公司”。

历经数年,万向一二三已发展成一家不容小觑的新能源科技公司,产品应用场景涵盖乘用车、赛车以及储能领域,主要产品有12V/48V低压电池、新能源车用动力电池、F1赛车专用电池以及储能电池系统,其中低压电池在全球处于绝对领先地位,市占率达50%,储能产品广泛应用于中欧美等地高端客户,新能源车用动力电池应用于国际主流车企。

谈及这一笔投资,盈科资本董事长钱明飞指出,“碳达峰、碳中和”目标的提出,构筑了双万亿级清洁能源的增量市场,动力电池、储能电池能源化是行业共识,为动力电池领域、储能电池领域铺设出长坡厚雪的宽广赛道,目前市场尚处于群雄逐鹿、跑马圈地的起步阶段,行业格局未定,为综合实力强的潜力企业了广阔的舞台。

4000元白手起家,传奇浙商坐拥五家上市公司万向系企业的背后,离不开一位传奇浙商——。

正是这三年的铁匠生活,让对机械农具产生了极大的兴趣。

学徒结束后,他回到家乡,挂上大队农机修配组的牌子,在小镇上开了个铁匠铺,为附近的村民打铁锹、镰刀,修自行车。

于是,在1969年变卖了全部家当,带领6个农民,以一只火炉、几把榔头,创办了“宁围公社农机修配厂”,开始了艰苦的创业。

这一年的7月8日,也被定为日后成立的万向集团的创建日。

凭借着敢想敢干的精神,靠着作坊式生产出的犁刀、铁耙等产品,艰难地赚到了第一桶金。

这一年,改革开放拉开大幕,看到了汽车市场的前景,决定调整战略,集中力量生产专业化的汽车万向节。

第二年,他便将工厂改名为萧山万向节厂,也就是今天万向集团的前身。

1980年,是创业路上的一大转折点。

尽管如此,但派人进场探得“内情”,以低于场内20%的价格一举斩获了210万元的订单。

此后,“钱潮牌”万向节一炮走红,成为中汽公司仅有的3家万向节生产定点厂之一,全国市场占有率达到65%以上。

1990年,万向集团正式成立,同时打开了日本、意大利、法国、澳大利亚等18个国家和地区的市场,一年之后产值便已过亿。

1994年1月,万向集团旗下的万向钱潮成功挂牌深交所,成为全国第一家上市的乡镇企业。

随后在2001年8月,还一举收购了纳斯达克上市公司UAL,开创中国乡镇企业收购海外上市公司的先河。

此后,的商业版图再度扩张,至今坐拥4家A股上市公司——万向钱潮、万向德农、承德露露和顺发恒业,业务领域横跨汽车零部件、新能源、农业和房地产等领域。

其中,新能源是最为重视的版块之一。

早在1999年,万向集团就筹划成立电动车项目组,确立了“电池-电机-电控-电动汽车”的整体发展战略。

随后,万向集团开始了频繁的海外并购——2013年,完成对美国最大的新能源电池制造商A123公司的收购;2014年2月,以近1.5亿美元的价格收购美国新能源汽车公司菲斯科,更名为Karma汽车,建立起完善的电动汽车产业链。

2016年底,万向年产5万辆增程式纯电动乘用车项目通过审批,意味着正式拿到新能源乘用车的“准生证”。

曾公开表示,“造新能源汽车,是我一生的事业。

如今,鲁伟鼎继承了父亲的遗志,继续推动“万向创新聚能城”的建设,这一项目是在2016年就已规划,计划总投资2000亿元,涵盖锂离子动力电池、新能源乘用车、国际金融科技社区、智慧城市CBD社区等。

万向钱潮此前也曾透露,万向一二三在符合上市条件的时候一定会独立上市。

韩国市场研究机构SNE Research发布的最新数据显示,2021年全球动力电池装机量前十名分别为:宁德时代、LG新能源、松下、比亚迪、SK On、三星SDI、中创新航(中航锂电)、国轩高科、远景动力、蜂巢能源。

其中,宁德时代去年市场占有率为32.6%,已是连续第五年登上全球最大动力电池企业的宝座。

其余四家中企占据了榜单的第七位至第十位,市占率共计7.2%。

换言之,在这一条关乎未来的新能源赛道,动力电池呈现着中韩大战的格局,而我们有望取得压倒性优势。

今年1月,LG新能源正式在韩交所上市,共募集680亿元人民币,缔造了韩国史上规模最大IPO,一举成为韩国第三大上市公司。

脱胎于历史悠久的LG集团,LG新能源被视为宁德时代最强劲的对手。

尽管其曾在很长一段时间内被宁德时代完全压制,但在2020年打入了特斯拉链,拿下了来自上海超级工厂的巨额订单,势头变得愈加凶猛。

众所周知,身处双碳背景下,汽车产业转型的必然需求——动力电池是新能源汽车最核心部件,堪称后者的“心脏”;此外储能行业的崛起,也使得动力电池市场的直线上升。

为此,我们看到了各种不计成本的投入,宁德时代身后涌现了一个个电池独角兽。

今年1月,海亮股份以3.22亿元增资蜂巢能源,占比0.7%,以此计算蜂巢能源的估值达到了惊人的460亿。

不到一年的时间里,蜂巢能源已经连续获得了5轮融资,其中B轮融资规模更是高达102.8亿元。

2021年9月,中创新航也完成了120亿元股权融资;此外,固态锂陶瓷电池企业辉能科技,继去年完成3.26亿美元新一轮融资后,今年1月又获奔驰近亿欧元投资;紧接着欣旺达电池也在今年2月获得24.3亿元融资,共计19家投资方参与。

而在日前,卫蓝新能源发生工商变更,小米和华为哈勃参与投资,估值已经被喊到了150亿元。

可以说,几乎有头有脸的VC/PE都在投动力电池。

过去一年间,包括红杉中国、深创投、IDG资本、高瓴创投、君联资本、春华资本、凯辉基金、光速中国、软银中国等在内的数十家VC/PE机构,以及宁德时代、长城汽车、小米长江产业基金、广投资本等产业基金都将触角伸向了动力电池赛道。

显然,动力电池已成为当下最火爆的赛道,没有之一。

正所谓“无泡沫,不繁荣”,近现代历史上每一次技术革命都伴随着巨大的金融泡沫,纵观工业革命期间是运河热,蒸汽和铁路时代有铁路热,都是在泡沫过后,才迎来了真正的大繁荣。

正如一位本土创投大佬所言,“真正的繁荣往往都在泡沫破灭之后到来,一定程度上,泡沫是我们前进的方式。

”沿着这个逻辑,我们便可以理解了眼下电池的疯狂景象。

华东一位本土机构创始人曾感叹,“新能源是比半导体更为重要的军备竞赛,因为半导体是决定我们过得好不好的问题,而能源则决定了我们能不能过得下去。


以上是文章"

眼下动力电池进入中韩大战,而我们有望取得压倒性优势——以宁德时代为

"的内容,欢迎阅读哈呀股票网的其它文章